当前位置:甘肃11选5 > 预测推荐 >

第一章灰烬中的记忆(1/111)

黑啊,无尽的黑暗在我的周围蔓延。死寂的空间里没有一点光亮,听不到风吹过旷野的声音,也听不到自己的呼吸。——这是哪里?我想开口呼叫,可是发现自己竟叫不出声音。我看不见自己的身躯,感觉象风一样的在虚无飘渺的空间里游荡。真寂寞啊,我痛恨这寂寞,象毒蛇般纠缠着我的寂寞。有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是地狱吗?为什么我会到这个地方?我要回到人世,我不想死,我不能就这样的死去!恍然间,依稀看见一点光亮,那是一团奇怪的黑色光芒,诡异的闪耀着在遥远的视线尽头。我看见它了,它仿佛中亦在向我微笑——“殿下醒了!”我缓缓睁开眼睛,胸口传来一阵剧烈的痛楚,好象是有一团火焰在灼烧我的神经。一线光亮,黑色的光亮穿过眼前朦胧晃动的无数个影子映照在我的瞳孔里。这是哪儿?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人围绕在我的身边?为什么无尽的黑暗突然消失?为什么,我的眼睛里有黑色的光?“殿下,您终于醒了!”一个悦耳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眼前是一张清秀绝伦的少女脸庞。殿下?她在叫谁?是在说我吗?我不是殿下,我是——咦。我是谁?为什么我记不起自己的名字?我有些茫然的望着眼前的少女,在她海蓝色深邃的眼眸里隐隐闪烁着晶莹的泪光。她很美,就象是在阳光底下盛开的百合,但是我不认识她。“铿——”我突然从腰上拔出一把黄金匕首,架在了少女白皙优美的脖子旁。我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会知道那儿有匕首的,它仿佛是我身体的某一部分,好象从亘古就存在于那里。而我的动作也近乎本能,就宛如野兽在感觉到威胁时候所作出的自卫反应。“殿下——”少女望着我愕然的惊呼,目光中充满惊讶和惘然。“你是谁?我在哪里?”我的语气森寒冰冷,透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就如同是从地狱中发出的声音。“我是您的宫廷医师希菡雅,殿下您怎么了?为什么连我也认不出来了?”少女焦急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忧虑,她望着我柔声的说道:“您已经昏迷三天三夜了,我们现在是在若沂特山里的一个小村子里。”若沂特山?我的脑海里立刻泛起这个地名,它是位于比亚雷尔王国西南部的一座小山脉,盛产金矿和优质木材,可是我怎么会在这里?更加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少女的名字——希菡雅,我似乎在什么地方听到过,却再没有更多的印象。我努力的回忆,希望从记忆的沙层中将这个名字发掘出来,可是我的脑海空空的一片。蓦然一股冰冷的刺痛从心口朝身体的四周蔓延,迅速吞噬我的神经。我痛苦的呻吟,眼前一片漆黑。黑暗中预测推荐,我又看见那道黑色的光。“不——”我如同野兽般低声的吼叫预测推荐,颓然放弃了思索。窒息的感觉在一瞬间远离预测推荐,恍惚中听见有一个急促的声音叫道:“殿下,您伤着希菡雅小姐了!”一缕鲜红的血丝从希菡雅的脖子上渗出,滴在冰凉的刀锋上,凝成一粒粒红豆大小的血珠。希菡雅忧伤的望着我,用一种怜惜的口吻问道:“殿下,您怎么了,真的记不起我是谁了么?”一个身材魁梧壮硕的年轻武士出现在希菡雅身旁,他的脸上布满惊虑与焦急,大声叫道:“殿下,快放下您的匕首,希菡雅小姐流血了。”“我知道,”我冷哼一声,把匕首稍稍挪开,警惕地盯着那个武士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武士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他苦笑说:“殿下,我是您的宫廷侍卫长尤里鲁,您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连希菡雅小姐和我都认不出来了?”“或许,这只有一种解释,”在屋子的角落里,一个面目清雅的老者徐徐说道:“修岚殿下因为遭受到常人无法承受的打击而失去了记忆,他已经记不得过去的事情。对于殿下而言,我们和陌生人没有任何两样。”“是这样吗?”尤里鲁的目光中流露悲哀的神情,喃喃说道:“难怪殿下会这样,他的遭遇的确是任何人都无法承受的啊。”我一皱眉头,冷冷问道:“你们在说什么?”“殿下,”希菡雅柔声说道:“您真的不记得您是比亚雷尔王子了么?在九天前您的王叔考兰公爵发动了宫廷政变,杀害了您的父亲——也就是我们尊敬的莫伦特陛下,篡夺比亚雷尔的王位。为了斩草除根,他调动军队追杀在底比利山狩猎的您,是阿兰佐大人和尤里鲁将军拼死保护您突出重围逃进若沂特山。您在突围途中不幸身负重伤,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这些您都不记得了么?”比亚雷尔王子?考兰公爵?莫伦特陛下?阿兰佐?这些人名一一从我的脑海里闪过,上一刻是那么的熟悉,但瞬间又感觉是如此的陌生和遥远。当听到考兰的名字时,我的心中莫名的涌起一股仇恨和厌恶,忍不住哼了一声,目光里闪现无限的杀意。为什么会这样?我为什么完全记不起希菡雅说的事情?我努力的想回忆, 江西快3开奖网站可是我的记忆中却一片的空白, 江西快3开奖结果查询我的过去好象被人用大火烧为灰烬, 福建快3少女口中的故事和那个修岚王子仿佛是另外一个陌生人和一段未听闻的故事。“你说我是比亚雷尔的王子?”“是的, 福建快3走势图殿下,您就是莫伦特陛下唯一的儿子修岚王子。”希菡雅回答说。“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我轻轻叹息,缓缓收回匕首。尤里鲁松了一口气,欣慰的说道:“没有关系,殿下。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您都是我们的主人,也永远是比亚雷尔唯一的合法继承者。”我在心底里不屑的冷笑,不知道什么原因,对于比亚雷尔王子这样尊荣的身份我丝毫没有得意和自豪的感觉,反而觉得十分的渺小和卑微。我真的是失忆了?我真的是那个修岚王子?为什么我始终不能想起昏迷前的事情?一股莫名的烦躁又涌上心头,我象一头负伤的野兽愤怒的低吼:“你们算什么东西,为什么我要承认你们是我的仆人,为什么凭你们的话就断定我是什么修岚王子?”屋子里的三个人面面相觑,或许是感受到侮辱,尤里鲁的脸膛涌现一道怒气。希菡雅轻轻拍打他敦实的肩膀,抑制尤里鲁的愤怒说道:“殿下,您刚醒来,一定还感觉十分的疲惫。请允许我为您调配一些安神宁息的药物,服用后睡上一觉,也许再醒来时一切都会恢复如常。”尤里鲁好象从希菡雅的话中得到提醒,他的怒气迅速收敛,点点头说:“是啊,殿下,请您不要再想那么多了,赶快再睡一觉吧。”在他们的眼里我是什么?一个需要他们同情与怜悯,需要他们保护与照料的白痴还是小孩?我不是!虽然我不明白自己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受伤,但是我不需要保护和照料,更加不需要同情和怜悯。我会让大地匍匐在我的脚下,让众神听我的名而颤抖,让世界充满那黑色的光。我粗野的推开希菡雅,暴躁的道:“滚开,我不需要睡眠,我更不用什么该死的药物!”阿兰佐叹息道:“既然殿下这么说,我们三个就先告退。不过我们会日夜守侯在殿下的门外,如果您有什么需要,预测推荐请尽管吩咐。”三个人小心翼翼的退出屋子,希菡雅在关门时还不放心的望了我一眼,目光十分复杂,不知是喜还是悲?我得到了片刻的宁静,一种空虚和迷惘爬上了我的心头。我吃力的坐起来,依靠在床背上。因为用力牵动了胸前的伤口,锥心的痛楚使得我不由自主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借着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我看见自己胸前的伤口,一道道洁白的绷带密密麻麻缠绕在胸膛上,隐隐渗着血丝。是谁刺伤的我?是谁令我昏迷?又是谁将我变成现在的模样?千万不要让我知道答案。否则我会令他永远沉沦在黑暗的地狱中。我忽然发现在床边的台子上摆着一面水晶镜,晶莹剔透的镜面上流动着柔和的光芒。我费力的伸手拿起镜子,放在自己的面前。在镜子里,出现了一张年轻而英俊的面庞,黑色的长发散乱的披在脑后,略微带着稚气的眼睛里闪动着深邃的目光,隐约隐藏着一缕冰冷的杀气。在嘴角边有一丝慵懒的笑容,在笑容背后躲藏的是一种冷漠和不屑。整张脸都不是我的,只有那目光和笑容似乎才属于我,属于真正的我。我默然凝视着镜子,心中的感觉非常奇怪。我不断的问自己:这就是我的面貌么——那个英俊年轻的青年?“不——”我突然大声的叫道,狠狠把水晶镜砸到地上,发出“哗”的响声,镜子碎成了一粒粒晶莹的珠子,在阳光下散放七色的光彩。“这不是我,这是那个该死的修岚王子,这不是我!”我近乎呻吟的叫道:“我不是这个丑陋的模样,我不是——”可真正的我又应该是什么模样,我不知道。蓦然我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我竟然忘记了自己的模样,我成了另一个人。门被推开,希菡雅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汤微笑着走进来,她装作毫不在意的瞧了地上水晶碎片一眼,然后坐到床边柔声说:“殿下,您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现在一定很饿,请喝点汤吧。”我瞧了一眼汤碗,里面散发着诱人的香味使得我突然感受到自己的肚子空空如也,饥饿涌上心头。希菡雅小心的用汤匙舀起一口鲜汤送到我的嘴边道:“殿下,这是新鲜的鱼汤,是用罗伊大人亲手从河里抓到的鲫鱼炖制,请您喝一点吧。”我不知道谁是罗伊,这个女人嘴里说的名字我一个也没有听说过,但是这道汤的确很鲜美。我张开口刚想喝,心头却一动。我用力的用鼻子嗅嗅,果然闻到一股淡淡的药味。“这里面是什么?”我冷冷盯着希菡雅问道。“是鲫鱼汤啊,殿下。”“不对,”我猛然伸手抓住希菡雅滑润纤细的手腕,沉声道:“你在欺骗我,汤里究竟加了什么东西,你想暗算我?”希菡雅流露出一缕莫名的幽伤,她低下头轻声回答说:“殿下,我怎么可能暗算您?鱼汤里的确是加了一点东西,但都是补血和宁神的药物。如果您不相信我可以先喝一口。”说着,她把汤匙送到自己红润的樱唇边,轻轻的喝了一口。我看着她的樱唇,心底忽然升起一种强烈的欲望,缓缓道:“把鱼汤放下。”虽然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希菡雅依然顺从的将鱼汤放在旁边的台子上,温柔的看着我道:“殿下,您多少还是——”她的话只说了一半就被我打断,我蓦然将手往怀里一带,希菡雅促不及防整个娇躯都倒在我的胸口。一股剧痛从胸口传来,但是我却顾不上这么许多。我粗暴的搂住希菡雅修长丰满的身体,嘴巴粗暴的印在她诱人的樱唇上。希菡雅来不及发出一声惊呼,小嘴就被我牢牢封住。我的舌头迅速探进她的口中,贪婪的吮吸翻卷,我的右手熟练的伸进她的亵衣里,用力抓住挺拔圆润的乳房狠狠揉搓挤捏。希菡雅拼命挣扎,企图逃脱我的魔掌,可惜她的气力太小了,根本不能撼动我分毫。事后我也有些诧异,重伤的我居然依旧拥有强大的力量,除了疼痛身体丝毫没有虚弱的感觉——这也证明我不是什么修岚王子,那个笨蛋怎么可能具备如此强壮的体魄和力量?少女的反抗反而引起我更加强烈的快感和冲动,我不理睬她无力的哀求和挣扎,翻身将她压倒在床上。我感到我的下身象长枪般挺立起来,不断的摩擦着希菡雅丰腴的大腿内侧。我低吼一声,轻而易举扯开她的领口,埋头吻在她饱满滑爽的胸脯上。我的手熟练老道的抚摩着她的胴体,这一切好象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希菡雅很快就屈服在我的身体下,她停止了挣扎,小嘴忘情的发出荡人心魄的呻吟。她清秀典雅的脸上泛起动人的嫣红,星眸紧闭双手死死环抱在我的腰上。虽然还没有占有她,但是我的直觉已经确认她还是一个处女,一片还没有经历过耕耘的沃土。我的左手抓到她紧紧缠在纤腰上的亵裤正准备拉扯,突然听见背后门被打开的声音。尤里鲁惊怒的叫道:“殿下,您在对希菡雅小姐做什么?”我回过头,冷冷看着他道:“滚出去,不然我杀了你!”阿兰佐走了过来,温言道:“殿下,您的身体——”我压制住想挣扎起身的希菡雅,漠然说:“如果我真是你们的主人,你们就必须服从我的命令,立刻滚出屋子!”尤里鲁的表情搀杂着悲哀与愤怒,他紧紧攥起铁拳却不敢冲过来,只能原地呼呼的喘息。阿兰佐却微笑道:“您是我们的主人,殿下。所以,作为您的仆人我更加有义务保护您的身体不受到任何伤害。”他忽然抬起手,伸出并拢的食指和中指,喃喃的默念。不知道为什么,我脱口冷笑说:“想对我用魔法么,阿兰佐,收起你这套小儿科的把戏,否则我会令你后悔。”阿兰佐一怔,但是依旧吟颂道:“沉睡在山谷的风啊,请听从我的吩咐,用你的安宁拯救这个迷惘的羔羊——凝息之歌!”屋子里顿时亮起来,一团淡兰色的光芒柔和的向我聚拢,恍惚中我听见悠然动听的飘渺歌声,象记忆深处埋藏的催眠曲。“就这点小玩意?”我不屑的冷笑,几乎没有经过任何的思考就张开我的左手,低喝道:“死寂之壁!”可是出乎意料之外,什么也没有发生,那团淡兰色的光包围了我,吞噬了我——

  新浪娱乐讯 4日晚,董力边开直播边看《你好生活》,在直播快结束时担任节目制作人的尼格买提进入直播间并给他留言,此时与粉丝热聊的董力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加入,随后尼格买提在评论区喊话粉丝“快提醒他我来了”。发现尼格买提加入直播间后,董力调侃尼格买提让他为其刷礼物,表示“我刚为节目造完势,你作为制作人得表示一下”。随后,董力笑说道“小尼哥不仅主持好,歌唱得也好”。网友们纷纷表示“董力太可爱了”,“是皮皮力没错了”。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甘肃快3走势图

2020-06-04 12:44admin admin 点击

Powered by 甘肃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